您现在位置:张锡杰个人官方网站|大瓢艺术网|葛藤山人张锡杰·大瓢 >> 评论文章 >> 浏览文章

每只鸟都有自己的春天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蜂鸟》

2018/3/28 11:11:03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文/林间

蜂鸟

张锡杰作品《蜂鸟》

画面上有七只鸟,如果每一只鸟都有一个自己的春天,那么,他们一定就代表了七个曼妙的春天。但是没实际上,它们共在一个春天里。因为,它们自己的春天,在自己的心里。

就好像张锡杰,他自己的春天就在自己的心里。由画而生,乃画心也!

不同的是,他的春天,也在自己的画中。由心而发,乃心春也!

我很多次看过他画《蜂鸟》的视频,那潇洒的用笔、用色、用意,和那种看似不经意的用心,意在笔先,洋洋洒洒,大有潇洒临风之势。看张锡杰画蜂鸟,简直是一种美的享受。尤其是那背景,是一个大光圈下产生的虚幻景象,五彩缤纷,红色、黄色、紫色、蓝色、白色……是“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的那种春天的境界。

他笔下的色彩真的是美极了,鲜艳、美丽、迷幻,有乱花渐欲迷人眼之意。各种色彩,被一双巧手巧妙地泼就,互相衬托,互相晕散,互相映照,他可以把调色盘中所有的色彩全部融合一起,使整个画面色调一致,美中有韵,令人心醉。

他还将要表达的内容与形式加以组织、安排,构成一个体现个性、呈现气势、和谐统一的整体画面。构图法则有其自身规律,最主要的规律就是辩证法中的对立统一。他说,构图的来源是生活,是眼界,是修养,是格调,是品味,也是造化。

再看他笔下的蜂鸟,中锋下他轻盈、有力地拖动笔尖,于是,蜂鸟的长嘴、孔雀尾,被一条条优美的线条拉出,你会感觉得到,那种线条在优美的同时,充满了一种力度美,像绷紧了的琴弦,仿佛一经弹拨,就会有无数美妙的音乐倾泻而出。画家在作画时,中锋和纸张之间的那种有力的交错,就好像恋爱中的两个人,那种摩擦、那种弹性、那种劲道、那种缠绵,都恰到好处,弥显出中锋线条的无穷魅力。而水和墨的交融,是完美的,多一点不润,少一点则干,水中有墨,墨中有水,水墨交融,墨色迷离,那种晕散,像恋爱中的少女,超出了极限的美,却又在情理之中。看一个画家作画,你会情不自禁跟随他的笔意,进入画面,仿佛你就是画面其中的一只蜂鸟。这种境界,是需要人画合二为一的,如果你能够进入到这样的意境中,那一定就是因为这幅画打动了你,因此,你也情在其中了。

一个画家能够以情入画,又能让读者犹入画中,无“情”难以力达,画家以笔谈画,读者用心读画,都是最美的境界。

七只互相交融的蜂鸟,在色彩迷人的春天里,互相追逐,互相嬉戏,让本来优美的画面,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多么像七只仙子,这样精彩的瞬间,一下子就抓住了读者的心,让你的心情也随画面的节奏,一起舞动,一起呼吸,一起舒展,一起开怀……

国画固然有形有色,但如何才能品得《蜂鸟》其中的味呢?其有四美:

一是《蜂鸟》所表现出来的气韵美。中国山水画很讲究整体气势,用美术术语来说就是先体味其“神韵”,或者“神似”,然后再看它的笔墨趣味,构图、着色、笔力等。最后才看它的造型,即像不像或“形似”。在传统中国画中,是指神气与韵味的总和。石涛曰“作书作画,无论老手后学,先以气胜得之者,精神灿烂,出之纸上”。要有气势、豪气、不能有匠气、俗气。元代杨维桢指出:“故论画之高下者,有传形,有传神。传神者,气韵生动是也。”气韵生动是绘画的一种整体感应,是一种精神透析,是一种生命状态领悟。好的作品总是伴随着气韵而生,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佳作,都具备气韵生动的特点。张锡杰说“别看它像不像,就看它灵不灵”,由此,神韵美是一种高级的审美享受,也是中国画追求的目标。

二是《蜂鸟》呈现出的意境美。中国山水画讲究写意,讲究气韵生动,天人合一。所以,欣赏一幅画,只注意作品的笔法、墨法、章法及色彩是不够的,除此之外,还要注意欣赏作品的形式美、色彩美,甚至充满着节奏美、旋律美。其结构是开放的、自由的、无拘无束的,这正是她博大、充满生机活力的原因。看张锡杰的《蜂鸟》,内心是唯美的,自由的,快乐的,会让你感受到“画中有诗”,这种春天的意境,注定了他笔下的多姿多彩。 

三是《蜂鸟中》的笔墨美。人物画讲究用笔精确,细腻传神,它的束缚很大,而山水画特别是写意山水画追求的是笔墨自由、奔放、无拘无束和激情宣泄,讲究用笔用墨、讲究皴法、讲究急缓顿错,讲究一波三折、讲究韵味,就像音乐的旋律、舞蹈的节奏。花鸟画经过长期的发展,不断的进行改善,吸取精华,剔除糟泊,为了的适应国人的社会审美需要,形成如今以写生为基调,以寓兴、写意为皈依的风格。类似于中国诗歌“赋、比、兴”的手段,缘物寄情,托物言志。所谓写意,就是强调以意为之的主导作用,就是追求象中国书法艺术一样淋漓尽致地抒写作者情意,就是不因对物像的描头画脚束缚思想感情的表达其实艺术的高境界是相同的。

“骨法”在中国画中指的是运用线条作为骨架进行造型的方法。它融合了汉字书法中用笔的规律和美学原则,体现出线条的力度、质地和美感。通过不同的线条去体现笔墨的动态、势向、韵律、节奏,以写神、写性、写心、写意为目的。所以说,写意性是中国画的精神实质。与诗人相表里焉。

中国画以线条构成,是与中国艺术家对线条的情有独钟和独特感受分不开的。我们绘画的先祖认为,以点作画易于零散、琐碎,以面作画易于模糊、平板,用线最易捕捉物体的形象及动感,最适宜发挥毛笔、水墨、宣纸绢帛的特性。可以说线条是中国画家独到的艺术语言,是中国画的灵魂,是作者在抒情达意中的宣泄。

用于绘画的线条是有生命力的。抑扬顿挫、疏密粗细、快慢虚实、浓淡干湿、无不显现着画家的才思、功底。国画大师黄宾虹先生把绘画的点线用五个字概括:“平”、“留”、“圆”、“重”、“变”。中国画家讲究以气运力,有气为活笔,无气为死笔。笔断意连、形断气连、迹断势连均有气接,因而作品才能气势逼人。张锡杰的《蜂鸟》无论是笔还是色彩,或者意境,都是如梦如幻,具有极其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是一场丰富多彩的视觉盛宴。

四是《蜂鸟》中的诗意美。许多的中国名画,都附带着诗词在其中,其珠联合璧,诗情画意,也是人们审美享受的一大方面。例如,郑板桥善画竹,再配上一首七律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其意境真是美极!

有的则是无诗盛有诗,一如无声胜有声,诗在画中,画在诗中,诗在心中,诗在你的想象中。

笔韵是中国画家追求的较高境界。运笔时所表现出的一种内在节律,情感起伏,通过气与力的统一变化而形成用笔的韵律感和节奏感,亦是画家心弦的拨动。

中国画以墨为主、以色为辅,是其基本特点,墨不仅能决定形象,分出明暗,拉开距离,代替色彩,还能制造画面的气氛。观其面目时往往尚未看清具象形态,就已被画面笔墨中溢出的抽象意韵所感染。《蜂鸟》的背景,就是这样色彩迷离,张锡杰巧妙地把春天种的五彩缤纷,抽象成一种朦胧之美,是摄影中的虚化效果,于是,一下子让人有了很多美的幻想。同时,也突出了那些蜂鸟,美妙地衬托了主题。

看画还要远观其势,近取其质。利用不固定的视距、观其物象。远看大势气韵,近看点线质量。“豪放不忘精微”,往往在细小的部分,虚的部分更能体察作者的绘画能力。

“六法”精论(即:气韵生动、骨法用笔、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经营位置、传移模写)千古不移,是画学传统的金科玉律。在中国绘画史上这一理论具有无法撼动的深远作用。也是时下评价、品赏中国画的根本法则。画人必受这一法则的约束。用这一法则鉴赏、评价中国画作品,其高低自可辨也。

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

有时候,学会欣赏,也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尤其是欣赏这样的一幅《蜂鸟》,你会感觉得到,你的心灵如沐春风……

是啊,每一只蜂鸟都有一个自己的春天,而每一个画家不都是这样的一只春天里的蜂鸟吗?他们在艺术的春天里尽情翱翔,他们的春天在自己的心里、画里,也在读者的眼里。

有道是,字如其人,人如其画也!

2017.11.5-7日于林间草堂

1475044829459

凤鸟1

凤鸟2


0
关键字:
上一篇: 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树墩上的年轮》
下一篇:雪月风花未品题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荷塘鸟趣》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