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张锡杰个人官方网站|大瓢艺术网|葛藤山人张锡杰·大瓢 >> 评论文章 >> 浏览文章

雪月风花未品题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荷塘鸟趣》

2018/3/28 11:11:49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文/林间

荷塘鸟趣

张锡杰作品《荷塘鸟趣》

秋风未来,残荷已破,映日荷花随风去。

于是,去荷塘,残荷听雨,听雨点落在残荷上的那种声音,每一滴,都萧瑟临风;每一滴,都百般留恋;每一滴,都牵人心魂……

就这样,一滴滴的,撩人心扉;一丝丝的,扣人心弦!听出一个凉秋来,品出一个悲秋止。

这就是残美的人生啊,凄凉中透着无限生机。那生机,就是这荷塘里的一颗颗莲子,莲子连心,而心生万物也!

去残荷听雨,低垂的心帘,像是梦中的莲蓬,遮住一塘碧水的苦衷,挡住一池幽莲的傲骨,唤来一池初秋的风情。

于是,才知道了莲的心事:我,是一朵盛开的夏莲,多希望,你能看见现在的我,风霜还不曾来侵蚀,秋雨还未滴落,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我已亭亭,不忧,亦不惧,现在,正是,最美丽的时刻,重门却已深锁,在芬芳的笑靥之后,谁人知我莲的心事,无缘的你啊,不是来得太早,就是,太迟(席慕容)。

秋来了,一切皆有改变。你来了,一切皆为大喜。美,由此而生……

没有了往日“佳人映水犹含羞”的荷花,没有了“菡萏香清扑面来”的生机盎然,没有了“映红荡绿涨汀台”的赏心悦目,没有了“风含翠篠娟娟净,雨裛红蕖冉冉香”,没有了秋水共长天的那种辽阔,没有了“镜湖三百里,菡萏发荷花”的那种壮丽,有的只是“简影残妆萎玉身”,没有了落霞孤鹫的高远,有的只是”寒塘瑟瑟落芳魂”,有的只是“枯荣淡去梦中吟”,有的只是“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凄凉与冷清。有的只是“风侵霜染锁清魂”,有的只是“寂寞相怜志更纯”;有的只是“卓然独立挚情真”,有的只是“芳心入梦待明春”的心境。

一种凄凉,一种境界,一种心情,读来有一种生命的悲壮与凄美。

残荷之美,是因为,残荷把这些所有的美丽收藏。

因此,它让你感受到了心灵的震撼,你能不感叹她的生命辉煌和顽强吗?

在这样的一个雨天里,我一直在看张锡杰笔下的这幅《荷塘鸟趣》,突然就感觉到,这残荷下的那些鸟,就是我熟悉的你,我,他,至少,有一个是自己。

就这样一直看,看着,看着,气寒风凉,雪花就漫天飞舞了起来……看着,看着,就进入画中;看着,看着,生命的秋天就来临了……

有鸟荷塘听雪声!

这,已经不仅仅是残荷听雨的那种境界了。

随心入画……渐入佳境!

好在,我们来的不早,也不迟。因为,在最美的时候,我遇到了张锡杰的《荷塘鸟趣》。它一下子就打动了我:打开画面,你首先看到了那些熟透的莲蓬,和那些大嘴的水鸟。画面上大面积的黑色,如残荷、如流云,灵动而鲜活,浓淡相宜,层次分明,洋洋洒洒的如风而动……黄中泛红的莲蓬,向你透露出一种秋天成熟的美。几只莲蓬彼此交错,彼此呼应,勾勒出一幅美妙的图画,让人禁不住就想伸手去采,那一定是粒粒饱满,颗颗丰硕。这是来自秋天里的一种喜悦,丰盈、成熟、美丽、动人、温润、圆满、迷人,像一个个美少妇,那种韵致是美不可言的。

五只水鸟,在荷塘中自在游动,或对视,脉脉含情;或相随,遥遥相望……

最美的是画面上的那些雪,雪落无声,一下子把画面的气氛给制造的无比宁静起来,才知道原来,静美,才是一种最高境界,此时无声胜有声!

原来,那些水鸟们在谈情说爱的同时,是在静静地听雪:有鸟荷塘听雪声。

画也是有声音的,因为,我明明听到了雪落的声音。

尤其是雪中那些鸟红色的嘴,在黑色和白雪的衬托下,越发鲜艳,一下子就点缀了画面,让整个画面顿时有了生命的色彩,惊艳、美丽、动人心弦。

游动的是云心,残破的是枯荷,丰盈的是莲蓬,飘落的是雪花,最美的是心情:这样美妙的雪中荷塘,有鸟荷塘听雪声……你想想都美,如诗如画如幻如梦。乃画中有诗,画中有情也!

于是,你会在画中领略到,“雨洗铅华不染尘”,虽然退去了鲜活的光泽、亮丽的身姿,但换来的却是玉壶冰魄,“冰封雪掩护娇魂”。虽然“目阅残蓬怜瘦影”,但却有了刚毅的张力和不卑不亢,老而弥坚的傲骨。虽然“凌乱寒塘谁与顾”,但衰败的荷茎,依旧固执的在寒潭里坚守着,这就是生命的力量。领悟这样的残缺之美,甚至超出了所谓的完美无缺。

有时候,不完美也是一种完美。     

在张锡杰的眼里,残荷,并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正承载着生命的重负,孕育着下一个新的开始。于是,他并没有去表现那些残荷那些成熟,而用莲蓬来表现了心中的荷塘。用拟人化的手法,把那些水鸟荷塘听雪的神情表达的出神入化,你会感觉到那些鸟,就是一群人。

因为他相信,“芳心入梦待明春”,到了来年依然会开出高贵美艳的花。独立池塘不自哀,到了来年依然会昂首向天,虽然现在“昔日娇姿何处现”,到了明年依然会纵藏情愫水云间。在盛开与衰败之间,何必苦求留韵。

这幅画的意境深邃,他告诉人们,行将老去的生命,是否也会如他笔下的这样残破却丰硕的荷塘,昂扬与从容,生命的最后守望,是否也会有一种别样的美。

邵尧夫诗‘雪月风花未品题”,此言事物皆有造化,也就是他在雪月风花中体悟到了宇宙本体无所不在的化育流行,领悟到了弥漫于宇宙之中的生机与和谐,而这正是他留给后世儒家的一笔最宝贵的精神遗产

“品题”一词在《汉语词典》中的意思解释和说明评论人物,定其高下。

而这样一场如爱情一样的风花雪月,又怎样让人定其高下呢?

就好像张锡杰笔下的这幅荷塘,你喜欢,或者不喜欢,它就在这里。

这是一种由技巧向人心的转变,其作品“直指人心”,让人随之与其一起呼吸,一起冷暖、一起舞动,如亲临其景。

因此,刘墨说,中国画之“道”,乃实存实有地将哲学、道德、政治化合于审美并内在化为人类的性情之“道”。由此,中国绘画亦渐入由外在景物之赏玩转向内在心性之反省,由抒情之欣悦转向性情之涵养。

艺术使人体察到其中生命意义的瞬间凝聚,儒家因此将艺术的意义与人的存在等同起来,张锡杰就是这样通过自己的心灵体验世界上的所有事物,是因为他在德性上做出的努力,这种思想将引导人们回到内心的修养上去。

人的心灵应该轻松无忧地寄寓在与它所接触的事物之上,而绝不是被迷惑,即心灵应该永远保持一种超然绝俗的态度。

因此,张锡杰笔下的《荷塘鸟趣》,是他的一种艺术的态度、生命的态度和心灵的态度。

不知道,你对这样一幅画持何态度呢?

2017.11.9于林间草堂

0
关键字:
上一篇: 每只鸟都有自己的春天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蜂鸟》
下一篇:画之芒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麦子》系列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