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位置:张锡杰个人官方网站|大瓢艺术网|葛藤山人张锡杰·大瓢 >> 评论文章 >> 浏览文章

画之芒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麦子》系列

2018/3/28 11:12:40已有0人评论 加入收藏

文/林间

微信图片_20171123100148

张锡杰作品

一直对麦子怀有强烈而隐秘、亲切而陌生、温暖而宁静的感情。看罢张锡杰笔下的麦子系列,才知道,有一种曾经叫做麦子的往事,已经远离了我们的生活,偏离了我们的心灵。内心深处,麦子已经不再是麦子。

八十年代的时候,我写诗,并不是跟风,我感觉我的骨子里有“诗虫”。后来喜欢上了散文,可能是与自己的生活经历有关。到了不惑之年后,我遇到了张锡杰,并开始品画,同时尝试着用自己所掌握的诗歌和散文的语言,来写一点所谓的美术评论。突然发现,心中之“诗虫”竟然悄然变成了“画虫”。

曾经,那是一个“麦子”盛行的诗歌的年代。其代表是海子的《麦子熟了》、《麦地与诗人》等,它和《五月的麦地》、《麦地与诗人》等一组“麦地”作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诗坛独树一帜,海子一度被大家称为“麦地诗人”。海子的诗歌意象丰富,在这些意象群中“麦子”意象较突出,它不仅给诗人带上了“麦地诗人”的桂冠,而且影响了一代人。

意象,是新诗中常用的一种表达方式。海子的诗歌意象具有独特、成熟、贴切、内涵丰富、外延广泛等特点,值得人们关注。

长久的农村生活及特殊的农村情感,使“麦子”这一特有的事物深深地根植于诗人内心时,便生根、发芽,再进行“嫁接”,于是生出了芬芳的、不同于普通麦子的果实来。正是缘于对饥饿的切身体验,海子对麦子的感情变得越来越深。

因此,他写出了忧伤: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

因此,他写出了伤痛:“麦地,别人看见你,觉得你温暖,美丽;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

因此,他写出了孤独:“诗人,你无力偿还,麦地的光芒的情人”。

因此,他也写出了生命的真谛:“打一支火把走到船外去看山头被雨淋湿的麦地、又弱又小的麦子”、“我所能看见的少女,水中的少女,请在麦地之中,清理好我的骨头……我所能看见的,洁净的妇女,河流上的妇女,请把手伸到麦地中”。

微信图片_20171123100217

张锡杰作品

麦地金子般的光泽与诗人纯净的灵魂相互照应,联想的弹性空间是很大的,形象单纯而又高度概括。好像在天空与大地之间,一片空灵,又超越了单调和贫乏。可以看出,这几首诗里的“麦地”是温暖的、宁静的,麦地也呈现出尖锐的力量“冲击”:一如麦芒。

我有时会惊异于麦子在诗歌中的“绘画”能力,像简笔,像写意。

据说,他的诗歌的确受到了梵高的影响。梵高一生画过多幅有关麦地的作品: 《有柏树的小麦地》、《夕阳和播种者》、《丰收景象》、《麦地上的乌鸦》等等,据说他画完《麦地上的乌鸦》,即自毙于麦地。

如同梵高在画布上发现向日葵与生命的深沉联系一样,海子在诗歌中找到了麦子与生命的神秘联系,张锡杰在麦子中找到了心中的村庄。

从最初对麦子的喜爱到把自己比喻成麦子,最后是让自己出离麦子又深入麦子或者说是麦地的核心。别人所看到的温暖与美丽是一种粮食的味道,是这种味道让人们感到温暖与美丽。可是,为什么海子眼中所看到的麦地不是温暖而是悲伤, 麦地为什么会痛苦的质问与灼伤诗人?想必,都在诗里了。

有了这样一些关于麦子的诗歌,再看张锡杰笔下的麦子系列,理解也就不难了。

微信图片_20171123100221

张锡杰作品

此时说芒,当然不是指的那种茅草。锋芒也。指刀剑等锐器的刃口和尖端、借指事物的尖端或突起部分、书画的笔锋、比喻锐利的气势、指气势锐利、比喻细微、比喻言词的尖利。芒者,亦为麦芒也!

然而看大瓢画的麦子,看他的《芒》,我突然想起这样两个字:画芒。

首先看他画的芒。那麦穗上的麦芒,细长,如针,笔笔中锋,粗细一致,锐利无比,显示出很强的笔墨功夫,注重写形。而且全是纯墨画就。当然,这是他早期的作品,作品中表现出了麦芒的尖锐,可谓神来之笔。然后,再看他后来的麦子,一是用了丰美的色彩,大写意画出麦穗而不失神采;二是麦芒的画法,已经一改用中锋一根根抽出来的感觉,不在求形,聊聊几笔点就,麦穗神在意在,其表现手法更加简练,高度概括,且韵味十足,自然融入“似与不似之间”。

现在,你可以理解我用画芒这两个字的原因了,大瓢艺术更像当今画坛上的一根芒也!

它悄悄在画坛这片麦田里抽穗,然后渐露光芒---其“麦芒”尖锐、细微、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气势---势不可挡、闪闪发光,谓之“直指人心”。

麦子也就是画家对中国人心地与文化精神的一种隐喻,在每一幅画中都具有不同的内涵与价值,这都是与画家不同的心理状态和审美发现分不开的。其实麦子就是指农村平凡、朴素的麦子,当然是张锡杰脑中出现的一种幻象,从而表达出内心对于故土纯朴而温暖的情感。麦地比稻田更深重、痛苦、唯美和深刻。而且“麦子”也代表着乡土、故乡,是对“归去”的意愿的影射,因此,他笔下也是浓浓的乡情。

周涛曰,我想说:“亲爱的麦子。”

它很美。尤其是它的颗粒,有一种土壤般朴素柔和不事喧哗的质地和本色。它从土壤里生长出来,依旧保持了土壤的颜色,不刺目、不耀眼,却改变了土壤的味道。这就使它带有了土地的精华的含义。特别是它还保持着耕种者的汗珠的形状,这就像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的某种提醒、某种警喻,仿佛它不是自己种子的果实,而是汗珠滴入土壤后的成熟。

这一切使它更美。麦子,它是如此的平凡,然而却是由天、地、人三者合作创造的精品。它使我们想到天空的阳光和雨水,想到土地默默的积蓄和消耗,想到人的挥动着的肢体……它还可以使我们毫不费力地想到镰刀、饥馑、战争、死亡等等最关乎人类生存的问题。但是面粉不容易使人想到这些。这就是麦子掩藏在朴素后面的那种深刻的美。

微信图片_20171123100224

张锡杰作品

看张锡杰笔下的麦子,你就会有深层次的生命体验,我想大凡一个画家,他画画,不仅仅是为了让你看到他笔下的事物如何像,更重要的是在给人美的享受的同时,给人带来生命的认知和感受。

林清玄在《如果麦子没有考验》中也说过:“一旦避开了所有的考验,麦子就变得无能了。对于一粒麦子,努力奋斗是不可避免的,风雨是必要的,烈日是必要的,蝗虫是必要的,它们可以唤醒麦子内在的灵魂;人的灵魂也和麦子的灵魂相同,如果没有任何考验,人也只是一个空壳罢了”。

我想,画家也是如此,其实他的每一张画,无不是经历了生活、生命、心灵和灵魂的一次又一次的考验,就好像太阳对麦子的考验一样。

因此,我所说的“画芒”在尖锐、细微、气势……的同时,还饱含着一层意义:画之光芒。

如同海子的诗歌那样:诗人,你无力偿还,麦地和光芒的情义,一种愿望,一种善良

,你无力偿还,你无力偿还。

一个画家也是这样,你只能用你的画笔,把生命中的麦子升华成一种美好的愿景,这是一种责任感,也是一种使命感。

“麦子从容地走完真善美的一生,生根,长叶,开花,结果,奉献……麦子,普通而神圣的麦子,朴素而雅致的麦子,养育我们血脉和精神的麦子,弥漫着文化意蕴,流淌进海子纯洁的诗篇。面对你,我俯首膜拜,诚谢敬仰!”

有人说,中国的味道就是麦子的味道。我想起了国徽上的麦子,象征生生不息,繁延昌盛。在我心中,麦子是神圣、庄严和非凡的,诗人海子则这样吟唱:我们是麦地的心上人,收麦这天我和仇人,握手言和,我们一起干完活,合上眼睛,命中注定的一切,此刻我们心满意足地接受。

麦子已不再是麦子。麦子是神、是爱人、是生命、是力量、是信仰……麦子亦是麦子,我们一如他笔下的麦子。

感谢大瓢先生,让我们的心灵再一次领略到了这生命的麦子,我们将带着这样的美好和挚爱,在人生的这片麦田里茁壮成长……

2017.10.17于林间草堂

微信图片_20171123100228

张锡杰作品

0
关键字:
上一篇: 雪月风花未品题 ——品读张锡杰的中国画《荷塘鸟趣》
下一篇:美到深处不自知 ————品读张锡杰的重彩写意中国画《蓝莓》系列

网友评论